芷鹤大爷

从来没有画过彩签的zzh对于这朵霸王花真的尽力了。

【阳润】小茜茜生贺 和你一起变态。

阳润

  “润儿~开门阿!起床拉!!”

  7月初的某一天,阳单肩挎着背包,手里拎着一大包零食出现在润的门前。

  “诶呀干嘛呀~这么一大早你不困阿。”杨润完全没有恢复清醒的意识,阳的声音驱使他穿着趿拉板和睡衣爬下床去给他开门。

  润打开门的一瞬间,少年清秀的面孔未施粉黛的颜色,朦朦胧胧的砸在阳的眼睛里。

  “wocccc润儿还好看!妈妈我心动了!!早上炸起来的小卷毛真是神仙可爱阿!想盘!”阳脑海里大概正循环滚动播放着这几句话。

  “干嘛。来这么早。”润转身往房间里走,径直上前去瘫在客厅中的沙发床里。

  润有洁癖,阳每每在润家中过夜,都只被他可爱的润儿安排到沙发床里。

  “四舍五入也算我和润儿躺在一张床了..”正

阳如是想,嘴角的酒窝又稍稍深邃了起来。

  “来找你啊,今天是周末,我想去趟宜家。裁套窗帘在买点儿零碎儿什么的...”

  “...”

  阳转身看去,润早已经窝在沙发床里去见了周公,像只小奶猫蜷着身子,半边身扎在柔软的沙发床里。

  “又睡了..哎...”阳叹了口气,走到屋里拿了条毯子披在润身上。

 

  日上三竿,润才悠悠从梦里醒过来,慢慢睁开眼。

  “卧槽xx阳你盯着我看什么看呢..吓不吓人阿..”

  “不管,好看。”

11:30 四元桥 宜家

  “你看看你,都十一点多了。说好是早上来,每次都能拖到午饭点。”

  “那还不是你要我来的...”润微微偏着头身子倚在阳身上。

  “那还不是来给你买东西。”

  “唉!这个杯子好看!咱们要一对儿?”

  “xx阳!内个窗帘儿你喜欢什么色儿的阿?”

  “床单被罩我自己挑了阿...”

.

.

.

“xx阳!我饿了!”

  “让你早上起的晚,又只吃点零碎儿..饿了活该。”阳勾过润的肩膀,将人半拥在怀里,结果润手里的黄色蛇皮袋。“走,我们去吃饭。”

  IKEA的餐厅在二楼,靠窗的位置可以看见四元桥下川流不息的车流。阳觉得那个位置风景很好,总喜欢在那里坐着,慢悠悠的吃饭。

  润却最爱吧台的位置点一杯宜家特有的冷饮,吧台会给你一只高脚杯。润觉得在吧台边不慌不忙的喝完玻璃杯中淡粉色的樱桃汽水看起来很优雅。

  即便在工作日里,京城的夜晚y也不会那么早结束,从IKEA出来,已经是黑透了天,四元桥的车流没有任何减少的意思。

  阳和润一件件的把东西运到车子上,空荡荡的suv被挤得满当,满满都是二人未来即将携手共渡的日子。

润最喜欢逛家居,和阳一起就更加美好。这仿佛意味着两个人已经在为共同的生活计策打算,未来是属于二人的柴米油盐,儿女情长。

她现在很难过。

她知道,她不喜欢这样的日子,但又不得不做 。

她恐惧于这个世界里任何一个以数字量化的评比。

她恐惧于呼吸不到来自海洋的空气。

所以她每天随身带着一本装满景色的书与一本从前的故事。

因为,她渴望屏蔽这个世界。

她渴望离开这个世界。

她有点恨这个世界。

现在,有人想把她的书和故事撕掉,现在最后的希望也要被抹掉了 。


激动⊙∀⊙!

喔天哪 我的灵魂收到了暴击。
今天家长会,老x头子胁迫我们在图书馆自习。润先到图书馆,坐在正好可以看见图书馆玻璃门的地方。阳下了课,单肩背着书包从楼梯上走下来。润一看到阳,就扬起脑袋上的小卷毛,露出两排大白牙向阳招手,然后俩人就腻歪歪的挤到了一块。

饭点儿了,阳饿了。偷偷跑去食堂觅食,吃的油光嘴滑的回来。润低着头写题,听到那人的步子声便猛的抬起头来,小卷毛听话的甩到头顶上。
  “xx阳!!!你干嘛去了你..”
  “我饿了..去吃饭。欸我告诉你,食堂晚饭那可是真香...”
   “xx阳!!"润反手抡上去,阳以为要挨老婆大人的惩♀罚了,下意识的躲开。”
  “多大的人了,吃饭都吃不干净..”润抬起手弹掉阳嘴角上的薯条渣子。
  “坐吧~”润说。
  阳揽过润的肩膀,把他拥在怀里。
  “这道题都没做出来啊..辣鸡..”

一见知君即断肠。

现在越来越不想回家..家里并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以后就算去了望京的学校也特么要寄宿。
现在竟然还有这样的父母..什么就逼着你按照他们的方式方法学习了,要是学习还是没有起色他就认了?认你妈逼啊认!我只是您下的赌注是吧..愿赌服输对吧..生活只是我自己的..不是您拿来赌的..您认不起..

[胤煜]教坊犹奏别离歌

  少年天子解开领口东珠制的扣子,松开腰间绣着团龙密纹的缎子。单手把身上穿着的龙袍褪下来,挂在寝殿夜晚挂衣冠的檀木衣架上。
  他挂的很仔细,细细的抚摸着明黄的缎面,生怕有一丝褶皱。
  好看的眉眼里生出了怖人的红丝,眼下一片乌青,少年天子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他盯着那件属于自己的龙袍,珠翠细软,苏绣加身。他面容上淡淡的,没有神色,回头坐在榻上,盯着帘子上的云纹发愣。
远处传来三声钟撞,寅时。
  少年天子嘴里喃喃着:“该走了。”
  他站起身,最后回头望一眼他的龙袍,推开寝殿的漆门,再没回过头。
  晨起的风冷飕飕的,褪去了上身衣物的少年天子将躯体完全暴露在寒风里。
  站在偌大的宫殿前,日头还未升起,天边的朝霞早已红了,几颗星子点缀着天空。
  今日无月。
  少年天子盯着远方,这是他最后的江山。

  “李煜甘愿受降,愿宋君善待我唐室万户。”
  “江南领主不战而肉袒出降,为哪般呢?”马上的玄衣君王嘴角扬着笑,问到。
  “朕自知不战而屈人之兵,然唐室国本亏空,若起兵交战,必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少年天子的脸上依旧没有生气,只跪在土地上,兀自说道。
   “江南领主心系苍生,乃明君也。"
   "亡国之君必乃昏君,李煜不敢妄称天数。然江南朝中,仍有济世之才,望宋君细加斟酌,纳入廷中。"
    “朕自会思量,繁请江南领主上履。”宋君张开手,指向身旁的一四马车。“朕亲自为领主驱车。"
  “李煜担待不起。”
  “领主不必自谦。”
  宋君牵起少年天子冰冷的手指向马车走去。把他打横抱起塞进了车里,然后自己又钻了进去。
  少年天子静静的坐在马车里,眼神空洞着。宋君握住少年天子的手,轻轻的把热气渡给这双冰冷的手。宋君解下自己身上的墨狐披风,给眼前人搭在他不着寸缕的躯干上。
  “你大可不必肉袒出降,你本知道,即使你不如此做,朕亦不会对江南百姓做什么。”
  “手这样冷,仗着自己身体硬朗么。”宋君揽着少年天子单薄的肩,无奈道。
  少年天子仍兀自盯着什么东西,一言不发。
  “今夜启程回汴梁,便不再归江南。你可有心愿未了?”
  李煜转过头来,看着宋君的眼睛。
  “我还想去李氏宗祠看看。”
  “好"。

  李氏宗祠的大门敞开着,朱漆金瓦,流光溢彩。门里传出来婉婉而唱的乐腔,这是江南乐姬独有的腔调,温软细腻。唱来别离之曲,更是凄婉。
  “往后的日子,这里怕是用不了金顶儿的规制了。”李煜的眼眶子红了,跪下身子去,朝着先祖的排位,三跪九叩。
  “李煜有愧江山,无颜面见列祖列宗,就此告辞。”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销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挥泪对宫娥。
 

[杨润] em..就是想写文然后在事态即将严重之时控制住了自己的zzh

润最近体育课上,某几个混蛋的男的一闹,脸上挂了彩。小润同学向来心疼自己的英俊脸庞。俊俏的好皮囊坏了,润同学心里不爽,越发不愿意言语。
“润儿..”阳趴在杨润的桌子上,温柔的双眼皮盯着润头上的小卷毛。
  “别理我,烦着呢。”润儿同学把头转向另一边,午后暖黄色的阳光照在他的脸庞上,碎金样的颜色,金灿灿的。
  阳伸手轻轻摩挲着杨润的卷毛。
  “你真好看。"阳说。
  “本宫的脸都毁了,好看什么,丑死了。”润把头埋到手臂中去,不愿再让眼前的大双眼皮看到他的挂了彩的脸。
  “就是好看。不管什么时候都好看。”阳的眼睛里流出淡淡的光,照在润的身驱上。   他很坚定,润就是最好看的。谁也比不过。毕竟,情人眼里出西施。
 

人在屋檐下 不得不低头

[巍知][三方]你见过凌晨四点的底特律吗


   TEAM USA的新赛季训练开始的格外早。一向以严格著称都蟋蟀俱乐部都还静悄悄,USA的新赛季节目编排早已开始。
    底特律没有波士顿一样的高楼大厦,站在训练场的天台上,放眼望去,便是远处小小的铁皮房子映着漫天朝霞。
  凌晨四点,整个城市还在睡梦中,卖咖啡的铺子还没有开张营业,只有24h的便利店亮着灯光。
  周知方拎着冰刀,用另一只手打开便利店的门,“Café americano PLEASE! ”
  肥胖慵懒的店员趴在收银台前打着呼噜,着实被这一嗓子吓得一激灵。
  “O OK.. WAIT A MINUTE..”
  “THANK.”
  胖子店员的手倒是麻利,在咖啡机前忙活了几刻,一杯冰美式就被摆在了柜台上。
  “4dollars please.”
  “AH.. Sorry sir.. I NEED HOT..”
  “HEY GUYS, IS JULY NOW!”大叔看着面前长相清秀的养生少年也是无奈.
   凌晨四点,训练馆大厅空荡荡的。周知方只身走进更衣室,没有开灯,在黑暗中换好冰刀和训练服,单肩跨着训练包往冰场去。
  底特律的冰场有很大的玻璃窗,淡淡的朝霞照进来,白色的冰面也有了些浅浅的红。
  周知方喜欢一个人滑冰,也喜欢天未亮时的底特律冰场。
周知方摘下刀套,像往常一样轻轻摸一下冰面,然后往冰场中间滑去。
  冰面上没有人,只有冰刀留下的痕迹。周知方低着头,盯着冰面上好看的螺旋痕迹。冰场每天傍晚有人浇冰,傍晚之后就不会有人再上冰。冰上的痕迹,只能是今早有人上冰留下的。
“竟然有人来的比我还早..”周知方心里这样想。
  短暂的拉伸过后,周知方滑到围墙边。美式咖啡的余热已经散去,他拿起咖啡杯,仰头猛喝了一口。
  大概喝的猛了些,着实被狠狠呛了一口,伏在挡板上唔着嘴,咳嗽。
  隐约的觉着有什么东西在看着自己,周知方抬起头,对上了观众席下,黑暗中的一双眼睛。
  “NATHAN?”
  黑暗中的那人提起冰刀向冰场走来。
  “Vince.”那人回应道。“从来没见过和咖啡喝成这样的人。”
  “我就是喝的猛了点..."少年有点害羞的笑笑。
  “你上冰了?”
  “嗯。”
  “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来的比我还早..”
  “我知道你四点钟要来,所以我要更早。”陈巍回答道。
  “WHY?你这么不想碰见我?”少年有点不爽,质问道。
  “不,因为我想第一个上冰。上质量最好的冰。”
  “你..”周知方突然对面前这个世界冠军有点无语。
  “而且就Vince你的滑行..你滑完冰上都是坑..怎么滑..”陈巍脸绽出一丝笑,调侃道 。
  少年的脸瞬间变得绯红。
  “所以我这个时间来练习啊。”少年恼羞成怒道。
   “我滑行不好你教我啊!”
   “好啊,我教你。”说着,陈巍摘下刀套一把翻过挡板,牵着周知方的手,往冰场中心滑去。
  
   陈巍握住周知方的双手把他拥在怀里。两人滑行在冰场上,如同双人滑选手一样的默契。
   “Vince,你用刃要深,否则滑行就不好看了。”
  “Vince,落冰要轻一些,goe会高的。”
  “Nathan,我总有一天要超过你,比你用更多的四周跳,比你更早的练出4A,比你拥有更高的GOE。”
  “好啊,Vince,我等着你。我希望我们一起站上2022的领奖台。BUT THE GOLD MEDAL IS MINE.”
  笑容在少年的脸上荡漾开来。没有人知道,这两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将会创造怎样的未来。但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未来可期。
  清晨的阳光照在底特律冰场的冰面上,映在少年们青涩的脸上,一片碎金泻地。这是他们的舞台,陈巍和周知方,他们会一起,一起携手走下去。

谨记Dennis Ten

那个男孩子,他喜欢笑,无论什么时候,他的脸上总是挂着甜甜的笑。
那个男孩子,他笑起来很好看,咧开嘴的时候脸颊上有两记浅浅的酒窝。
那个男孩子,四年前的冬天为哈萨克斯坦队拿下索契冬奥会的唯一一块奖牌。
那个男孩子,是个小英雄。他用一己之力撑住花滑沙漠的星点灯火。他无数次代表哈萨克斯坦队站上领奖台,他挥舞着手上鲜艳的颁奖花束,笑的像个小太阳。
那个男孩子,十年前。他穿着一袭白衣,从冰场深处走向世界舞台。
那个男孩子,四年前,力压费南德兹,为他的祖国带来唯一的荣耀。
那个男孩子,两年前,用镇定自若的姿态在国际奥委会例行会议上为阿拉木图做申奥陈述。
那个男孩子,半年前,在平昌,用单薄的身躯,把草原民族的气魄给这个世界一观。
那个男孩子,七个小时前,他走了。
愿他即将远行的地方,有广袤无垠的冰原。
那个白衣少年,从丝路尽头缓缓走来。